有关吴杨

毕竟夏天

杨司飞说他忽然想起来陷害书颖丹的时候那天下午吴谢程野兽一样拍开他的手,恶狠狠的目光呢,吓人不浅。

吴谢程淡定的站在他旁边笑着说礼貌之至了。

杨司飞也笑笑。

他们难得在这种公开场合因为学校而并肩,怕是此生难遇。吴谢程打趣这下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了呢?杨司飞说有啊,多的是不可能的事,比如我们突然发现对方也不是很令人发指,impossible。

那你依然checkmate,我现在就觉得你不恶心人的样子挺可爱。吴谢程语气转弯。

哦?恶心是吗,真是劳您费心了。杨司飞笑。

吴谢程还是笑。

那天下午最后他和他一起在许多他校的校园精英里挣扎着逆流而上去找返校的专车,被人群冲散拥挤到不能呼吸。校服西装面料的磨蹭皮肤与皮肤的相接,杨司飞想大喊他的名字却又硬生生止住了,有点丢脸,而且伤自尊。

但他的确混乱中冲散了方向,不知道吴谢程是不是也这样。

就那样在人群里无头无尾的步子急骤,没有目的的大笑,没有人会注意到方才站在领奖台上的他,他在人流里起伏,无奈却又爽快。

突然,BOOM!

人流向后方涌动。

前面有大事,哪家车爆了?

还没有热到那个地步吧?

真是末世即视感啊。

人群发了疯似的向后冲来,杨司飞在那里站着,身边擦过无数人,他被带的有点中心不稳。

想笑,站着等某个人。

等来了的时候一定要嘲笑他哈你跑得是快嘛,回去偷偷练的800米?

微微笑意在脸上和混乱的人群漫天飞舞的火花里形成鲜明的对比。变态的想要看别人惊慌失措的样子,是否因为心底有点在意?

何止啊!

那个混蛋方向感比他好,还没有看见他琥珀色的头发,明明在自己身前为什么没有冲来后方?

莫不成……?

想要吴谢程死的心情都没有此刻想要见他一面的强烈。

爆裂的火花声仍然珠连般破碎。

猛地手被人牵起,吴谢程毫无准备的闯入同样毫无准备的杨司飞的视线,“没人会看见我们的。”他抓紧杨司飞的手腕音色从容却又含笑的说:“趁你还有七情六欲,致敬下我们你死我活的青春。”

于是在漫天火光的末世里他吻了杨司飞。

两个少年,西装革履,生涩晦明,人流在身前分开在身后聚合,他们在人潮里拥吻,偶尔有人驻目讶异。嘴角都是撕咬的血迹,眼角是泪痕。

杨司飞说:“真是放肆。”

吴谢程说:“不可思议。”

相惜相忆,未有妄疑。